漫谈中国殭尸传说与港产殭尸电影(四):重要!对付殭尸的各式法

  • 阅读(610)
  • 点赞(618)
  • 收藏(337)
  • 日期(2020-07-22)
漫谈中国殭尸传说与港产殭尸电影(四):重要!对付殭尸的各式法
七、撒糯米、桃木剑、八卦镜……还有什幺可以对付殭尸?

就像第一篇文章里头提过的那样,八零年代的港产殭尸电影,其实表演过各式各样制服殭尸的办法,其中最炫的可能是《僵尸家族》(1986)。这部电影的结尾在对付殭尸的时候,除了曾祭出火箭推进器以外,甚至还用上了KISS二硫碘化钾化学榴弹,简直快要赶上同年老美在《异形2》(Aliens, 1986)当中轰杀外星生物的武器规格,真是十分厉害。

漫谈中国殭尸传说与港产殭尸电影(四):重要!对付殭尸的各式法

不过在殭尸片里面,强大的现代军火只能是陪衬,降妖伏魔的主戏,则仍得看法力高强的道长与他的各式法宝。我们看电影当中的道长要对付殭尸大军的时候,总是有一套颇为公式化的办法,比方说是撒糯米、金钱剑、桃木剑、墨斗线、八卦镜,当然还少不了道长们的绝世武功与各式符咒。其实,所有这些往殭尸身上招呼的法术,有很大一部份都是电影编剧从民间道术辟邪除妖的知识系统当中直接取用的东西,而不一定跟古典传说里的殭尸有明确的联繫关係。至少英叔、九叔的各式绝招,在清代的各式殭尸故事当中,其实不大常见就是了。

然而,在上面所说到的那些法宝里面,有一样我们普遍比较陌生的东西,倒是确实可以在有关殭尸的文献里找到,那就是「墨斗线」。墨斗是传统木匠的必备工具,拿来画线用的,你在现代台湾的一些工地也还能见到这玩意。墨斗线拉出来的时候会自动沾墨,而电影当中那种弹线的动作,其实就是墨斗的使用方式。只消这幺一拉一弹,很快就能够在平面上画出一条笔直的準线来。另外,我们许多人高中的时候都有背过荀子的〈劝学〉篇,其中有句话叫「木直中绳,鞣以为轮」,那里面的「绳」其实就是「绳墨」,也就是墨线了。

说了这幺多,墨斗线为什幺可以拿来镇住殭尸呢?因为在古代的经典文献当中,「绳墨」是一种「正直」的象徵。《尚书》说「木从绳则正」,《管子》也说「绳扶拨以爲正」,这种东西就是专门在「绳正」万物用的。而所谓「一正压百邪」,妖魔鬼怪自然都要害怕这种协助製造「正直」的工具。这样的逻辑听起来虽然挺简单的,但只要道理说得通就好,你看多少民间信仰与习俗,不都是取其谐音或者跳跃推论,也没什幺人会去计较。只要有够多的人信从,一种宗教观念,大抵便能够拥有普遍的影响力了。

有个用墨斗线来镇住殭尸的故事,出自晚清着名文学家俞樾的《右台仙馆笔记》。这个故事是说:清代浙江慈谿县城的西门外头,「曾有僵尸夜出,为人害」。有天晚上,县城里的几个木匠为了找出除掉殭尸的办法,便相约登城,躲在女儿墙(就是城墙上凸出来的地方)后,窥探城外那片墓地里的动静。过了许久,果然一个个殭尸都出棺夜游了,木匠们便等到这一帮妖怪都离开棺材、走得远了以后,跑到墓地里头拿出他们的墨斗,「以墨线弹棺四周」,把殭尸们的棺椁都弹满了墨线,再急急忙忙地躲回城楼上去。

过了好一阵子,殭尸们又回到了墓地里,但他们一看到自己的棺材上布满墨线,通通都不敢爬进去了。大家伙们「徘徊四顾」,仓皇失措,真不知该怎办才好。正当躲在城楼里的一帮木匠以为得计之时,墓地里的一具殭尸却忽然发现了城上的人影,遂呼朋引伴来到了城墙边,要把木匠们抓起来吃掉。

这一伙殭尸在墙沿「踊跃欲上」,跳着跳着,眼看还真要给跳上来了(清代许多小县城的城墙,其实都没有我们一般想像的高。像是清前期的凤山旧城据说才高一丈两尺,大概只比姚明高了半个身子吧),于是木匠们赶忙再拉出墨斗线,往女儿墙上一阵乱弹,殭尸才没法再继续往墙上蹬,只能待在底下恨恨地对着木匠们乾瞪眼。等到天色一亮,这些殭尸瞬间仆倒在地,木匠们连忙按着所有殭尸故事的SOP,堆起柴火把殭尸都给烧成了灰,慈谿县里也就不复再有殭尸为害了。

除了墨斗线以外,old school一点的中国殭尸,所害怕的东西其实还挺多样化的。比方说是《易经》──众所皆知,这是中国古代一部极为重要的文献,同时也和后来道教知识系统的发展有密不可分的关係。如果要为港产殭尸片里道士身上的太极图或者手上的八卦镜找个源头,全都可以追溯到《易经》里面去,因而妖魔鬼怪会害怕这部祖师爷级的经典,说起来似乎也是很自然的事情。

漫谈中国殭尸传说与港产殭尸电影(四):重要!对付殭尸的各式法

我们看清代中叶文人汪启淑所写的《水曹清暇录》,就曾说到一个用《易经》对付殭尸的故事。有个师爷在山东的一个偏乡小县供职,某个夏天晚上,他老兄不知哪来的雅兴,三更半夜还在户外纳凉赏月。乘着皎洁的月光,师爷忽然发现远方几棵老树底下停了一口棺材,里头竟跑出了一具殭尸。只见那殭尸出棺以后,便「垂袖軃肩」的「迤逦他去」,显然他移动起来的样子不是跳啊跳的,而比较像是「植物大战殭尸」里面那些慢吞吞的小混蛋。无论如何,师爷就这幺望着这妖怪往远方慢慢走去,等到鸡鸣时分,殭尸才又回到老树下,躺进棺材当中,睡他的大头觉。

咱们这位山东师爷大概也是个正义小超人之类的性格,想说殭尸晚上到处乱跑,终究不是什幺好事,便「思以制之」,也没跟旁人商量一下,就独个儿要来降妖伏魔。于是他回家找出了一本《易经》,把那本书一页一页地撕掉,再把撕下的纸页给收集起来。等到半夜殭尸又出棺散步的时候,师爷便赶到了棺材旁边,并且用那些《易经》的残页「糊棺盖缝」,把老祖宗的智慧尽往棺材上黏,黏完了再躲在一旁观望情况。

过了一阵子,殭尸又慢吞吞地踱回来了。只见这妖怪在棺材边上转来绕去,模样看来「旁皇无措」,一副有家归不得的样子,显然师爷的法子还颇为奏效。然而好死不死,殭尸却在这时候忽然嗅到了附近有「生人之气」,一下子就发现了师爷的蹤影,便张牙舞爪地要来抓他。吓得半死的师爷拔腿狂奔,急忙逃回了家里头去,而那殭尸也一路从他屁股后头跟了过来。

师爷无处可逃,只得「急掩双扉,尽力顶户」,使尽吃奶的力气抵着门,另一厢那殭尸则「怒撞不休」,几乎要把大门给顶破了。这一人一尸就这幺在门里门外推推撞撞,闹到了鸡鸣时分,见了太阳的殭尸终于仆倒在地,而那师爷的精神一鬆懈,也跟着昏了过去。又过了一会,晨起的人们发现了师爷跟殭尸各别躺在地板上,赶忙把前者救起,并且赶紧把后者放火烧成了灰,不在话下。

用《易经》却鬼怪、镇殭尸的办法,在其他的古典民间传说也还找得到一些,这个办法同时似乎是当时的一种成说。清代文人郑光祖在其着作《一斑录》里面就曾说到,他有次在外头听一个老人讲些民间传闻,其中有一条就是说,如果遇到「僵尸夜出」,那幺只要「置《易经》棺上」,殭尸便没法再回到棺材里去了。这幺看来,这种殭尸怕《易经》的讲法,在清朝时候的平民百姓之间,可能是颇为流行的吧!

然而,把殭尸赶出棺材外面要干嘛呢?我们看上面两个故事当中的殭尸,其实和吸血鬼一个样,都是见不得太阳的。只要天光一亮,这些妖怪便会立即失去行动能力,再不能逞凶斗狠。这种对于殭尸习性的理解,应当也是蛮流行的一种观念。也因此,许多古典的殭尸传说,其实和上面的故事颇为相仿,都是在讲人们如何想尽办法在棺材上头搞花样,让殭尸出了棺以后就没法再躲回去。甚至有人直接搬了一堆砖瓦石块就往人家的棺材里头塞,让殭尸囧到爆炸。等到东方鱼肚白,这些仍旧在外游蕩的妖怪,便只能等着被太阳照得发昏,乖乖束手就擒了。

再来看看其他传说里面,对付殭尸还可以有哪些招数。《子不语》的「画工画僵尸」一条,说的是一个颇富喜剧色彩的故事:杭州地方有个叫刘以贤的画师,隔壁死了邻居。死者的儿子出门买棺材的同时,也央人去请刘以贤来帮他老爸画个遗像。画师答应了,带上画具就踏进了事主的家里,见了大厅没人,便逕自往楼梯上走,果然见到一具尸体躺在二楼的床上。这刘以贤大概是经常接到类似的case,胆子还挺大的,屁股往那死者的床边一坐,便抽出笔来準备开工。没想到这时候床上的死人尸体竟「忽蹶然起」,像是被按到什幺奇怪的开关一样,整个尸身蓦地坐了起来,简直要把人给吓得魂飞魄散。

见到了这般可怕的鬼怪情事,刘以贤倒还挺能保持镇定。他看了看尸体的样子,慢慢明白过来:这大概就是人家常说的那种「走尸」一类的事情吧!而那殭尸虽然没再出现什幺动作,但见它闭着眼睛张着嘴,眼角嘴角都在微微抽动,呈现一派日本恐怖漫画的妖怪状态。刘以贤暗暗寻思:照人家的说法,要是这时候逃走,殭尸必然也会追着他的屁股后面跑,如果真给殭尸逮着了,小命也就完蛋啦!还是先保持镇定,等人家来帮忙解围,方是上策。可是乾坐在这儿,也不知该做些什幺好,不如……继续把人家委託的工作给完成吧!

于是乎,在一具令人毛骨悚然的殭尸旁边,这位敬业得不可思议的画师仍旧布置好纸笔,按着尸体的样子画起了人像。神奇的是,不管他是提笔蘸墨还是运笔绘图,殭尸也总是跟着他做出一样的动作来,说有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无论如何,刘以贤就这幺一边画着,一边扯着喉咙喊救兵。好不容易等到死者的儿子回到家,总算有人可以帮把手,却没想到这儿子上得楼来,见了死去的老爸直挺挺的坐在床上,竟一下子就给吓晕了。又过了一阵子,有个隔壁邻居大概听见了刘以贤的喊声,也进到屋里上楼查看。然而这位厝边朋友的心脏显然也没有比较大颗,一见了殭尸便吓得当场瘫软,顺着楼梯滚下去,摔成了一猪头。

倒楣透顶的刘以贤「窘甚」(翻成现代白话就是「囧爆了」),只能继续等着人家来救命。好不容易等到棺材店的工人把棺椁给送来了,这伙殡葬业者天天处理相关业务,总不会再吓昏了吧!就在这当儿,刘以贤忽然想起人家说:殭尸最怕的东西就是「苕帚」,也就是苕草做的扫把,于是他连忙向楼下喊话,要底下的人把这东西準备好再上来。工人们一听,顿时明白楼上发生了什幺事,遂赶紧弄来了一支苕帚,一上楼便往尸体身上劈将下去──殭尸顿时仆倒在地,不复再有任何动静了。

除了墨斗、易经跟扫把以外,另外一些见于古典故事里头对付殭尸的古怪招数,还包括往棺材当中灌热醋;用小红豆、铁屑等稀奇古怪的厌胜物(亦即避邪制煞的东西)洒在棺材四周;在殭尸的老巢附近不停摇铃;用枣核钉殭尸的背脊……甚至有人凭着个人的武勇,也能把殭尸一棒击沉。

清代中叶游历十分广阔的文人许仲元,就在他的《三异笔谈》里面说到一个贪杯误事的酒鬼,差点死在一具殭尸手里的故事。这名男子有次在外头喝得极醉,误了回家的时辰,整个人又醉醺醺的看不準路,一不小心就走到了荒郊野外里去。迷迷茫茫之间,男子忽觉有人将他一把抓住,保不定是强盗什幺的,刚好他手上拄着一根长长的甘蔗枝,便顺势往那坏人的身上砸下去,将之撂倒在地。

这时候男子也实在是疲累已极,正巧路旁有间小屋,便往里头找了张卧榻一躺,旋即不省人事了。隔天早上,起早赶集的商贩路过这屋子附近,见了一具尸体躺在路中央,便开始喧哗起来。这幺一闹腾,也把屋子里的男子给吵醒了,于是他揉揉惺忪睡眼,往案发现场一瞧,赫然发现他昨晚使劲儿一家伙灌倒的,其实是一具半夜在外游蕩的殭尸……

总而言之,对付殭尸的办法,除了港产殭尸片里头的那些神奇道具以外,看来也还是有很多稀奇古怪的窍门。下次你要是跑到杳无人烟的荒山野岭,真碰上殭尸要来找麻烦的话,我想你除了会开始回想那些经典电影的情节以外,也应该可以从这篇文章里面学个几招起来──不过不保证管用就是啦。

明天见啰~ ㄟ( ̄▽ ̄ㄟ)

精彩连载:

漫谈中国殭尸传说与港产殭尸电影(一):古典文献中的「殭尸」与「旱魃」 漫谈中国殭尸传说与港产殭尸电影(二):殭尸故事的主题举隅及其形象的多义性 漫谈中国殭尸传说与港产殭尸电影(三):殭尸的形象与血腥的故事面向 漫谈中国殭尸传说与港产殭尸电影(五):古典殭尸想像的多元色彩 漫谈中国殭尸传说与港产殭尸电影(六):关于「湘西赶尸」的问题与讨论 漫谈中国殭尸传说与港产殭尸电影(七)::香港殭尸类型电影的兴衰史

本系列已推出电子书版本,欢迎试读!